当代先锋网 > 观点 > 正文

郭博说酒|沈宗翰:一杯茅台酒,寄托家国哀思

作者:郭旭 编辑:闵捷 来源: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:2018-03-26 16:19:06

  沈宗翰(1895-1980),字海槎,号克难居士,浙江省余姚人。早年求学经历坎坷,然终克难苦学,成为一代名家。1927年,在康奈尔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沈宗翰回国,执教于金陵大学。位于南京的金陵大学是一所教会大学,是民国时期中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之一,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沈宗翰在美国所学的是遗传学和作物育种,回到金陵大学后,一边授课,一边在田间进行小麦等农作物的育种改良。后转入中央农业试验所,从事农业试验和推广。


  抗战爆发后,沈宗翰随中央农业试验所迁重庆、四川等地,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农业行政和农业科技领导上来。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,为战时农业发展和粮食生产、民食保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抗战胜利后,沈宗翰与蒋梦麟、晏阳初代表中国与美国合作建立“中国农业复兴联合委员会”,致力于改革乡村租佃制度,进行二五减租,推行平民教育,取得了极大的实效。1949年到台湾后,农复会工作范围扩大到农林牧副渔及农业经济、乡村卫生等方面,并协助政府进行土地改革,制定农业发展计划,调整农业方针,对台湾经济的恢复与腾飞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
  沈宗翰出生的浙江省余姚县,是酿酒和饮酒均很发达的地方。根据沈宗翰的自述:“吾家每年用糯米酿造绍兴酒八百斤许,以供家用。余幼年颇能饮酒,自十七岁立志,因读书及经济困难,在家常觉烦闷,饮酒渐多。随谈随饮,饮缓而多,然从未醉倒,故家人常谓余量大,可饮四斤许。嗣立志戒酒,终因遇友而破戒。贤江与表弟椒岚为余最好酒友。是年夏,一因常祷告戒酒,二鉴于椒岚饮酒呕血而病不起,二哥饮酒以致大。?嗨炀鲂慕渚??。”


  他所提及的杨贤江(1895-1931),浙江慈溪人,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知名的教育家、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家、早期共产党员。与沈宗翰同年,也是交往颇深的友人。而沈宗翰表弟及其二哥,后都因饮酒过多而至起病身亡,故沈宗翰有戒酒之意。但从其实际情形来看,酒是根本就没能戒绝的。


timg.jpg

茅台酒(来源网络)


  沈宗翰的夫人有次听人说他在友人处饮酒一杯,醉后大吐,便写信劝他少饮。沈宗翰回信解释道,因事情烦心,故饮酒不多而容易醉。阴历年过年夜想家极苦,与经济部常务次长何廉饮酒,也是没喝几杯便醉了。他在信中继续写道:“故阴历元旦(即大年初一)起立志:少饮酒,我不与人干杯,人亦不能与我干杯。现已一月余了,应酬极多,竭力保守此原则。人已知道我的原则,亦不再强我破例,故以后我饮酒极有节制,决不至醉,希放心。现因少饮酒,吃菜亦少,宴后仍舒服,回来尚可看书做事,饮黄酒五小杯觉能助消化,故我不戒绝。”但实际上,沈宗翰此番戒酒,也只是稍微好转了一小段时间而已。在几个月后,从每次饮四五小杯变成了四五大杯,不过醉酒的次数确实减少了。因为他喜欢与人同乐,不愿在宴会时使人扫兴。


  沈宗翰既然是一喜欢饮酒之人,与茅台酒更有一段渊源。1937年,正是蒋介石倡导开展的新生活运动期间,当局提倡过年过阳历,也就是元旦前一日。1936年12月31日,沈宗翰一家到其南京岳母家中吃年夜饭,饭后留宿。沈宗翰的岳母专门打开一瓶茅台酒,说:“宗翰欣赏好酒,这瓶茅台酒是由好友赠送,据说是多年陈酒,我特别留存今夜,你当尽量,骊英今夜不能管。”倒了一小杯茅台酒给沈宗翰,沈宗翰在《中年自述》中写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饮茅台酒,徐徐干杯,果清香醇和至极。大姊、骊英、立荪夫妇分别倒酒劝饮。大姊及立荪夫人酒量颇好,与我共饮较多。”沈骊英是沈宗翰夫人,也是作物育种专家,特长在小麦遗传与育种研究。沈立荪为沈宗翰妻弟,可说这是一次大家庭的聚会。


  席间,沈立荪笑着问母亲道:“儿子与女婿哪个好?”沈母答道:“宗翰这样女婿,真好。”沈宗翰接着说道:“儿子从小看起,看惯了,不以为奇。女婿后来介绍,不常见面,容易讨好,且有女儿帮忙。”全家一起欢笑,不免又多喝了几杯,喝酒聊天直到凌晨一点多方就寝。一家人有说有笑,边谈着家长里短,边饮着茅台酒,这是多么欢乐祥和的家庭聚餐。≈两穸晾,此情此景,跃出纸面,似就在眼前。但这次年夜饭,是他们一大家人最后一次团聚在一起吃饭。


  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的枪声打破了宁静与和平,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肆虐华夏大地。瞬间天地变色,山河破碎,人民飘零,呼号逃难者不知凡几。在日军攻占南京前,沈宗翰将子女分散到上海租界岳母家、浙江余姚老家。沈宗翰与夫人及较小的孩子从南京到长沙转桂林抵达贵阳。受时任贵州省政府主席吴鼎昌之邀,沈宗翰为了帮助贵州省发展农业生产,以中央农业试验所的技术力量提供全力支持,对战时贵州农业技术改良、农业政策制定及农业生产的发展,都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。


  这年的最后一天,沈宗翰在从长沙赴贵阳的途中。他在日记中写道:这是他与夫人国难期间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夜,“回忆去年此夜,我们全家在南京岳母家过年的乐趣,似为黄粱梦境矣。”巧合的时,次日,也就是1938年1月1日,他们一行抵达贵州镇远,“住镇新旅社,房间尚清洁,甚感舒服,饮茅台酒”。或许因为他们是贵州省政府主席吴鼎昌的贵客,故在踏入贵州地界的第一站,便有茅台酒可饮。此刻,茅台酒带给沈宗翰的,不只是一种美酒的体验,更多的是一种对过往幸福温馨的家庭生活的怀念吧。可惜战争是无情的,沈宗翰不但经历了国家破忘,更经受了家庭飘零、亲人相继离世的痛苦。或许,唯有一杯茅台酒,才是那温馨家庭的寄托,才能带给他些许的安慰吧。


  参考文献:

  沈宗翰:《沈宗翰自述》上册“克难苦学记”、中册“中年自述”,合肥:黄山书社,2011年版。

作者简介:郭旭,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,贵州商学院副教授,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,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,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。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