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先锋网 > 观点 > 正文

郭博说酒|民国人言:“醉人毋忘了贵州的茅台酒”

作者:郭旭 编辑:田旻佳 来源:当代先锋网 发布时间:2018-03-28 11:27:40

   民国时期,京、津、沪等地的报章杂志上,偶亦见人撰文为贵州茅台酒鼓与呼。这一阶段,随着报纸、杂志等媒体的兴起,茅台酒文化的传播,基本上超越了早期只靠文人诗词唱和的简单传播方式。借助于报纸杂志的发行网络,茅台酒渐为人所知,其文化也广为传播。


  1938年5月16日创刊于上海的《商业新闻》周刊,创刊第一期便载有“酒丐”的《醉人毋忘了贵州的茅台酒》(《商业新闻》第1卷第1期,第12-13页)一文。该刊每逢周一出版,主编为在《申报》工作多年的上海文化界名流胡憨珠。着重报道国内外商业新闻,发表有关商品、商业、商情及相关论文,是了解此一时期上海商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料。惜其出版6期后停刊。


  “酒丐”具体为何人,一时难以详考。但知其与中国现代戏剧先驱陈大悲(1887-1944)等人,都是《商业新闻》的主要撰稿人。《醉人毋忘了贵州的茅台酒》一文,载在“商品溯源”栏目。标题下有“黔中风土书中未曾载入此项美酒  乱离归来酒姓酒窖主人方始发见”一排句。其中“酒姓”疑为“华姓”之误。


  在继续查阅民国期刊时,发现此文并非《商业新闻》首发。在1935年6月10日出版的《国闻周报》上,载有万松《闲话茅台酒》一文。除了前引排句之外,《商业新闻》几乎全部照录万松的《闲话茅台酒》,只对分段和个别人名、地名、标点略作改动。且修改了万文中出现的别字,然亦新增了部分错别字。可知道两文若非作者为同一人,亦必有前后相因之关联。


  虽说“酒丐”的《醉人毋忘了贵州的茅台酒》一文,完全因袭了万松《闲话茅台酒》。但酒丐在此,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:那就是酒人应该对于茅台酒的态度。在酒丐文中,他用的是“醉人”一词。但似乎不宜作“以酒醉人”解,读作“饮酒、喝酒、懂酒的人”或“酒人”更为妥帖。在酒丐看来,喝酒的人,是不应该忘记世上还有一种叫做贵州茅台酒的佳酿的。为了表示对首创的尊重,接下来的讨论还是以《闲话茅台酒》为主。俱抄如下:


  茅台酒者,出产于贵州仁怀之茅台村,以华姓所酿者为最佳,王姓次之。酒以高粱酿造,因茅台村附近高粱产量不丰,故酒不能多酿。酒厂为一大地窖,面积占数十方丈,酿时不兑药品,故其性醇而冽,无异味,香气芬然,而茅台村之水,其清冽不亚于故都之玉泉,西湖之龙井也。


  酒初不名于世,故记载黔中风土之书如田雯之黔书类均不载。当清咸同间,黔乱起,华姓酒窖存酒数千万斤,主人欲避地,苦不能悉载以俱,临行将酒窖封闭,上垫以土。及乱平,为时已念(廿)载矣,主人归,重理旧业,乱后无所措手,因忆及酒窖,乃铲土揭盖,芬香四溢,饮之味益清冽,盖经数十载之蕴藏,酒性益醇矣。风声所播,于是颠黔大吏捆载京师,馈送达官贵人,茅酒之名,遐尔(迩)咸知矣。窖中既存数十年之陈酒,每届新酿之际,只略渗兑而已,故其味不变,他家所酿者不及也。民国十年间,茅台村复被匪祸,数百贼匪盘踞村中者半月余,日惟饮酒为乐,竟将百年来陈酒取。?伎煽?荆」式?昃莆都壤鼻伊,远非昔比,然在京沪间每瓶(约重一斤)犹售七八元,其价之昂,几与香槟威士忌并驾齐驱矣。年来[此处删去四字]由赣窜黔,经茅台村者三次,不知华家酒窖受其蹂躏否?


  忆父老传说,黔中某士子赴京师应试,家素封(丰),故行囊充裕,为匪人觊觎,同行同止者旬日,后至一地,店家见某士子,叹息不已,某不悉何故,因叩询之,店主语其故,谓某年老赳赳者为大盗,即图君之人也。士子熟思无策,惟自叹运命而已,忽闻大声怒骂,喧嚣达于户外,士子乃往叩询,某余怒未息,谓天寒无佳酿取暖,士子见有机可乘,悉出所携茅酒饷之,某初饮,拍案叫绝,狂喜不已,饮。?锸孔釉:“君知:,君知行囊中银锭几何,我本今夜下手,见君情意殷殷,不忍置君于死地,君可行矣,并保君直赴京师无阻。”士子乃因茅酒而脱险,此一科举时代之佳话也,因并志之。(万松:《闲话茅台酒》,《国闻周报》,第12卷第22期,1935年6月10日,第8页)


  在首段中,作者言茅台酒的“酒厂为一大地窖”,不确。是时茅台酒之发酵,确在窖池中进行。然并非全厂为一个窖池,而是分为多个。此观张肖梅《贵州经济》(上海国民经济研究所1939年版)可知(详另文)。然文中关于茅台酒产地、华茅王茅品质优劣、酿造用粮用水之讲究及不添加其他物质、酒质香醇清冽的描述,是符合实际的。也表明时人对茅台酒及其文化的认识,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


  第二段中关于华茅的说法,也有不尽确实之处。茅台酒早就知名,清嘉庆年间的《仁怀县草志》抄本,就有仁怀“城西茅台村制酒,全黔称第一”的记载。道光年间的著名诗人郑珍有“酒冠黔人国”的诗句,在其与莫友芝合撰的《遵义府志》中也有茅台酒产量、作坊数及耗粮数量的记载,可见茅台酒由来已久。


  然咸同年间贵州经历“号军”起义,茅台被毁,酿酒作坊亦不复存在。华家此前并未经营酒业,其主业为食盐。后因偶然原因,才在茅台着手重建和恢复茅台酒的生产,渐次知名。文中关于茅台酒越陈越香的记载说明,民国年间,关心茅台酒的人就已经意识到了陈酿的重要。陈酿是茅台酒品质优异的保证,也是延续至今的质量定律,更是茅台酒久享盛名的因由。“窖中既存数十年之陈酒,每届新酿之际,只略渗兑而已,故其味不变,他家所酿者不及也。”也说明今日茅酒勾调工艺中的以酒勾酒,不添加任何其他物质的勾调方法,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或之前便已实行。


  文中写到:“民国十年间,茅台村复被匪祸,数百贼匪盘踞村中者半月余,日惟饮酒为乐,竟将百年来陈酒取。?伎煽?荆」式?昃莆都壤鼻伊,远非昔比”。民国十年为西历1921年,进入民国后的贵州,处于军阀统治时代。中国未乱,黔中早乱。然作者所言之此次茅台酒遭难,尚未发现其他佐证材料。但由此细节,也略知作者对茅台酒发展情形之熟稔也。


  再者,作者留下了当时茅台酒在南京、上海等地售价的资料,每斤达七八元,与国外有名之香槟、威士忌相埒。可见其时茅台酒已突破了作为地方特产的身份,在国际大都市亦有销路,且价格不菲,身价亦不低也。


  末段则记述了一个与茅台酒有关的故事。开首用“忆父老传说”一语,揭出此传说来自于前辈父老相传,然而于此事发生的具体时间、地点、人物等均不很明了,只是以:?挠镅砸槐蚀?。末尾说“此一科举时代之佳话也,因并志之”,虽可添加对茅台酒的想象,但却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。这则故事在他处未见,或是作者之杜撰,亦未可知。然其编造故事以利品牌传播的做法,却是今日品牌叙事之滥觞,只是未如今日这般上升到高深的理论罢了。


timg.jpg

茅台镇(来源网络)


  实际上,这则记载还有更深层次的内涵可以解读。《国闻周报》1924年8月创刊于上海,胡政之、唐绍仪、潘公展、邵飘萍、王芸生、巴金等均是其撰稿人,主要发表时事短评,报道国内外一周大事,专门研究各种实际问题,在当时的知识界有着重要影响。1927年迁往天津,1936年第13卷起迁回上海出版,1937年12月27日停刊。


  刊载《闲话茅台酒》时,《国闻周报》尚在天津出版。而《商业新闻》创刊号上,便转载(或言重发)了这篇文章。用今日眼光看,有抄袭或重复发表的嫌疑。但从茅台酒文化发展的角度看来,这却是一则难得的资料。它最少说明,茅台酒出现在天津出版的刊物上,后来又由于某些原因,被上海的杂志所转载。转载的过程,就是茅台酒文化不断传播的过程。且在后出的文章中,直接标举出了“醉人毋忘了贵州的茅台酒”这一核心主题,尤其值得我们注意。


  作者简介:郭旭,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人,贵州商学院副教授,博士毕业于江南大学,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研究人员,长期从事酒文化写作和酒业发展研究。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